皇轩彩票可靠吗|555彩票网
郵箱: @ 密碼:
>> 新聞集萃 >> 視頻專區
九三楷模事跡展播⑨ 葛均波
發布日期:2016-12-29 來源:九三學社上海市委 瀏覽量: ...

Get the Flash Player to see this player.

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9號樓,是上海市心血管病研究所(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心內科)的所在地,這里有一群為了解決患者心臟疾病而孜孜努力、不斷創新的白衣天使,他們在葛均波的帶領下,用真心、全心和愛心,讓無數家庭重新燃起生活的希望。“無論是本職工作還是履職,都要有責任感,讓擔當成為信念。”葛均波正是如此身體力行的。

根,永遠在中國

葛均波是在山東日照農村長大的。高中畢業后,他考取了山東醫學院臨床醫學專業,繼而在山東醫科大學獲得碩士學位,1988年起在上海醫科大學心內科攻讀博士學位,其間被派往德國美因茲大學醫學院獲醫學博士學位。1993年跟隨其導師艾倍爾先生到埃森大學醫學院繼續博士后研究,并于1995年擔任埃森大學醫學院心內科血管內超聲室主任。

在德留學期間,他學術上的成就已是碩果累累,第一年即在《德國心臟病雜志》上發表《腔內超聲準確性及可行性研究》一文。他還獲得過《骨髓干細胞移植治療急性心肌梗死/梗死后心衰的研究》等7項科技獎勵。他是當選為美國、歐洲心臟病大會顧問委員會里唯一的中國人。

葛均波對心肌肌橋、冠狀動脈綜合癥方面的研究引起國際學術界的高度重視,他對心肌肌橋的新發現,在學術界被稱為“葛氏現象”。這一重大發現改變了目前對某些類型心絞痛的治療措施。1996年他發現的可視冠狀激光成形術受到國際同行矚目,這項技術可望成為治療冠心病的又一良好手段。

獲得以上成績和榮譽,并非葛均波在德國期間感觸最深的經歷。

在一次使館教育處召集的各個協會負責人會議上,葛均波遇到了一個同鄉,此人在新加坡工作多年,后來去了日本和德國。他發明了一種可以折疊的電視。葛均波聽說后建議道:“你的發明可以在國內生產嘛。要不我們老是在別人后面跑,這樣我們不就一下子趕上了?”那位同鄉告訴他,自己已經跟公司簽訂了一個商業保密協議。即使不在這個公司工作,若干年之內也不能把技術泄露給外公司。

同鄉的話對他觸動很大,怎樣才能用自己的知識為國家服務,做一些實實在在的事,是他想得最多的話題。

1995年,江澤民同志訪問德國,當時的德國總統赫爾佐克宴請時,葛均波就是當時作陪的6位華人之一。席間,江澤民同志鼓勵葛均波用自己所學為國服務。

葛均波回憶當時情景說:“我在德國的學習與工作都比較順利。10個月之后,我的業績得到了導師艾倍爾教授的認可。他陪我去勞工局等部門申請從醫執照、工作許可證件。在他的支持下,一切問題迎刃而解。后來,我向艾倍爾先生鄭重提出自己想回祖國去工作的愿望。艾倍爾先生聽了,先是一愣,隨后,臉漲得通紅。他簡直有點惱怒了:‘簡直不可思議,我為你辦妥了一切,你的主任職位甚至連德國專家都想競爭的,可是你現在卻要放棄,離開我……你好好考慮一下,明天再找你。’”

第二天,葛均波對導師說:“我十分感激您,艾倍爾先生,如果沒有您為我創造的條件,我不可能有這么多的成就。但是,我打個比喻吧!如果您有一個漂亮的女兒,總不希望她一直陪伴著您,希望她嫁個好人家。女兒未來的榮耀也將是您的光榮。因此,您一定不會反對我回祖國去效力的。”艾倍爾先生回答道:“我昨天回去與太太商量過了,您在我家住了一年多,我太太也實在舍不得你走。不過,我昨天終于想通了,我想自己想得太多了,我得為你想一想,我將保留你的辦公室,如果你今后遇到不如意的事,仍然可以回這兒。”

果然,直到2002年,當葛均波重返德國訪問時,艾倍爾先生依然保留著他的辦公室,連電話機都按原樣擺放著。德國人冷峻的外表與熱情的內里使葛均波感慨不已,但是他明白,自己的根,永遠在中國。

從實驗室走向臨床的“轉化醫學”

2015年7月,葛均波作客由中共上海市委統戰部、九三學社上海市委、東方網聯合舉辦的“加快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兩院院士在線訪談”活動,就“科創中心應重視加快醫學成果轉化及其轉化平臺的建立”主題,與網友進行了心與心的交流。

“轉化醫學”近來屢屢引起關注,不少醫衛界人士也大力要求重視“轉化醫學”,葛均波對中國轉化醫學的現狀十分憂心。他說:“醫學有一部分是臨床經驗的積累,通過驗證用到臨床上來。醫學可以改善病人的病痛,延長病人的壽命,提高病人的生活質量。所謂的轉化醫學是把實驗室的成果轉化到臨床上達到這些目標。但是在中國,實驗室成果的80%以上停留在專利或者論文上,沒有真正轉化到臨床應用,國家投入了大量的費用,但并沒有給老百姓帶來實實在在的益處。”

早在2013年“全國兩會”上,葛均波就提出 “加快醫學轉化的建議”。他認為,“這是一個系統性的問題,成果的轉化需要一系列政策保障,比如下雨漏水,我們都知道這個地方要修,但是一個部門一個部門報修下來,過程很長。只有從政府層面上保護成果的轉化,才能使病人得到最大的益處。”

對中國醫學的創新發展,葛均波有著遠大的愿景,他認為現在是最好的階段,“現在我們的科研經費很充足,作為醫生,應該珍惜這個機會,使更多成果從實驗室走進臨床;同時,我建議政府應該盡快出臺配套措施,讓這些成果在風險最小的情況下轉化成成果。”

每當在政協會議上,聽到其他醫生同行的委員們的肺腑箴言,再回首自己的從醫經歷,葛均波感嘆:“我想做醫生的最原始的動機是可以幫助別人。后來上了大學以后,學了更多知識,我覺得興趣很重要。現在,我覺得想做一個‘好醫生’更重要。我每做完一個成功手術,看到病人的眼神,看到家屬熱淚盈眶,我就覺得醫生的職業非常好,能夠幫助這么多的人。”

作為一名被無數病人期盼的醫生,葛均波總是覺得時間不夠用。

“每次看到病人在等我,我就想,我長一百雙手,工作24小時,也不可能看完所有的病人,可不可以培養更多的人,一樣好的醫生,給更多的人看病?”履新同濟大學副校長后,葛均波分管醫學院和醫院工作,“現在,我保證每個星期至少有兩個全天做手術,因為我希望通過手術帶更多的學生,同時,也能在副校長這個位置上引導更多的學生成為好醫生。”

“對什么都不感興趣,就不可能有創新”

這位儒雅敦厚的心臟學專家,不僅有著一段傳奇般的人生經歷,他的業余生活也同樣多姿多彩、別有一番人生雅趣……

“少時在山東日照,游泳是我的所愛,夏天的農忙時節,幫著大人忙完了農活,就一頭扎到河里去游泳,和小伙伴們一起,什么式樣都游,皮膚曬得黝黑,也不知什么叫疲倦。”

在青島醫學院就讀時,游泳是必修課,他和同學們不僅經常練游泳,有時還一起打賭玩,大家輪番把雙手綁在背后,看誰不沉下去,誰就贏了。他們也經常到青島海濱游泳場去游泳,從海岸邊游到防鯊網,少說也有1000米遠,葛均波不用救生圈,游個來回不成問題。長年累月的游泳鍛煉確實使他獲益不少。如今工作節奏快了,除了手術、搞研究和行政工作,還要帶博士生。每天早晨7時以前就到醫院上班,晚上離開醫院通常也是七八點鐘,這使他也不敢奢望把游泳作為自己經常性的運動了。

近來,在緊張的工作壓力之下,過度的疲乏有時確實使葛均波有了點透支生命的感覺。怎么辦呢?于是,在別人下班后,葛均波卻不急著走,往往操起一把秦琴,彈上幾曲,《地道戰》、《唱支山歌給黨聽》,來個“孤芳自賞”。前不久,還上電視臺去演奏過一次呢。

“話要說回來了,彈奏秦琴是一種放松自我的方式,這是自我減壓。”問及何時與秦琴結緣,他答道:“說來話長了,那時還在上初中,正值‘文革’后期,我們學生學唱革命樣板戲,在宣傳隊里不光天天練唱,壓腿練功,還練樂器伴奏。當時規定每人都得學一種樂器,我選擇了彈秦琴。”音樂是能夠陶冶性情、有助于身心健康的,況且“磨刀不誤砍柴工”,花點業余時間奏樂,葛均波說:“值!”

“讀金庸的武俠小說對我來說,也是一種莫大的樂趣。金庸的著作有邏輯性,雅俗共賞。”說起金庸,葛均波真有點眉飛色舞,如數家珍,有時忙里偷閑,在飛機上還讀點金庸。本院的一位教師患病住院,葛均波贈送給病人的禮品是一套簡裝本的金庸作品。他娓娓道出金庸著作的真諦之所在:人,不要爭強好斗。“對于我們來說,學術問題一旦走入了死胡同,不如換一種思路與方式去解決。”做事要順其自然,對名利要看得淡,李白的詩“人生得意須盡歡”說的是一種心態,但不能得意而忘形。人的每一件事情,不會都很順,也不會都不順。關鍵是如何調節好自己的心態。

“科學家并不是天生的。”葛均波說,他認為科學家最基本的素質是對科學的執著和好奇心,對什么都不感興趣的話就不可能有創新。“在青年人當中應該培養好奇心,我現在并不看好考試考得非常好的學生,這些人不一定有創新的能力,反而有好奇心或者是執著的追求的這些人在科研的道路上可能走得更遠。”

“成功與榮譽只能說明過去。”多年來,葛均波是懷著一顆勤勉之心與仁愛之心在為千千萬萬顆被疾病侵擾的“心”解除痛苦而不懈努力著,在今后的日子里,他還將繼續不懈地追求新的人生境界和人生智慧。(張瑾)

皇轩彩票可靠吗 信博彩票的网址多少 天九牌一对至尊图片 大小最佳倍投方案稳赚 人人猜球app 排球直播 今日开码结果查询开奖生肖 极速时时是国家开奖 大象彩票pk10 在线捕鱼赢现金手机版下载 红单来了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