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轩彩票可靠吗|555彩票网
郵箱: @ 密碼:
>> 歷史回眸 >> 資料文庫
一生熱愛祖國的彭司勛院士
發布日期:2019-02-02 來源:人民政協報
【字體: 【顏色: 瀏覽量: ...

【人物檔案】彭司勛,1919年7月出生于湖南保靖,1953年加入九三學社,1996年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江蘇省政協原副主席、九三學社江蘇省委原主委,九三學社第七、八屆中央委員會委員,第九屆中央委員會常委。彭司勛曾任國務院學位委員會一屆、二屆學科評議組成員、藥學組召集人,國家發明獎評選委員會特邀審查員,國家自然科學基金評審委員。他曾編撰我國第一部《藥物化學》教材,對推動我國新藥研究和藥學教育事業發展作出了重大貢獻。他曾為求學遠赴重洋,又在祖國最需要他的時候毅然放棄深造、輾轉回國;他也曾為培育藥研人才,潛心編制藥學教材,踐行“為祖國效力”的承諾;他還曾投身政協工作,以九三學社社員身份咨政建言,呼吁重視藥研事業發展。

他就是中國工程院院士、江蘇省政協原副主席、九三學社江蘇省委原主委彭司勛。

2018年12月9日,彭司勛因病醫治無效在南京逝世,享年100歲。為了紀念這位愛國科學家,九三學社中央特撰此文,以表緬懷之情。

崇尚科學 興藥為民

1919年7月28日,彭司勛出生于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保靖縣的一個土家族知識分子家庭。彭司勛的祖父是私塾老師,父親兄弟4人。他父親畢業于北平(今北京)中國大學,母親讀過私塾,知書達理。此外,他的四叔畢業于湘雅醫學院,二舅就讀于北京大學,曾與李大釗一起從事革命活動。在學術底蘊濃厚的家庭環境熏陶下,彭司勛漸漸形成了樂學好思的性格。

彭司勛少年聰慧、敏而好學,在湖南沅陵縣讀完初中,又在長沙讀完高中。抗戰時期,他輾轉來到重慶,同時考取了四川大學外文系、齊魯大學醫學院和國立藥學專科學校。出于經濟上的考慮,最終選擇了4年學制的國立藥學專科學校。從此,便與藥學事業結下了不解之緣。

1942年畢業以后,經老師推薦,彭司勛進入當時最高醫藥科研機構——中央衛生實驗院(中國醫學科學院前身)工作。1948年,他獲得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獎學金,先后在美國馬里蘭大學和哥倫比亞大學深造。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黨和政府號召留學生回國參加建設,海外學子紛紛響應,形成了一股回國報效祖國的熱潮。1950年6月,彭司勛通過論文答辯,獲得碩士學位。彭司勛考慮到出國學習不易,美國的學習和科研條件優于國內,所以繼續申請攻讀博士學位,獲得批準。

抗美援朝戰爭爆發后,美國政府阻撓中國留學生回國。經過思想斗爭,彭司勛決定放棄繼續深造毅然回國。當時,美國船只不能停靠中國大陸口岸,只能停靠中國香港,因此需要香港發放簽證,但港英當局在發放簽證問題上故意刁難。經過3個月的焦慮等待,彭司勛終于拿到簽證和船票。1950年8月,彭司勛和其他中國留學生以喜悅的心情,終于在舊金山登上“威爾遜總統號”郵輪。

“為祖國效力”

歸國后,彭司勛立刻投入到新中國的建設當中。他看到國內百廢待興,藥物學研究事業尚處在初級階段,科研人員普遍缺乏。他深刻意識到培育出一批藥研人員和提高社會對醫藥研究的認識是當務之急。只有這樣才能加快我國藥物學研究的步伐,推動我國醫療事業的發展。

1950年,彭司勛進入了當時的南京藥學院(現中國藥科大學)從事教研工作。同時,他還兼任江蘇省藥品檢驗所所長、南京藥物研究所所長等職。

“為祖國效力”是彭司勛一生的信念,他用實際行動兌現著自己的諾言。他長期從事藥物化學教學與科研工作,倡導利用中草藥有效成分為先導物進行結構優化,創制具有自主知識產權新藥的思路。在藥物分子設計與心腦血管藥物研究領域,他領導研究小組歷時10年對異喹啉化合物的心血管活性進行了系統研究,取得顯著成績。同時,他還曾多次主持有關新藥研究的全國性學術會議,編撰我國第一部《藥物化學》教材,對推動我國新藥研究和藥學教育事業發展作出重大貢獻。

多年來,彭司勛先后主持了國家“八五”攻關、國家新藥基金、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等項目。他1990年獲國家教委“從事科技工作四十年獎牌”和政府特殊津貼;1992年主編的《藥物化學》被評為國家優秀教材;1993年獲國家教委科技進步三等獎;1999年獲何梁何利科技進步獎,同年被評為江蘇省優秀學科帶頭人;2007年獲中國藥學會突出貢獻獎。1995年,彭司勛帶領的中國藥科大學新藥研究中心被授予“全國醫藥科技工作先進集體”稱號。

愛祖國 愛九三

彭司勛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初期就投身統一戰線、人民政協和多黨合作事業。在擔任江蘇省政協領導和九三學社江蘇省委領導期間,他緊緊圍繞科教興國、科教興省的戰略決策,發揮自己科研工作的特長與優勢,參政議政、建言獻策。他積極為國家醫藥事業發展、為江蘇地方經濟社會發展提供智力支持,彰顯了九三學社社員的光輝形象。

推動我國藥研事業的快速發展是彭司勛畢生的心愿。為此,他曾多次提出合理的建議,并被相關部門采納。彭司勛說:“藥研實踐操作往往是單片區的個體研究操作,往往顯得心有余而力不足,而投身藥學基礎教育和宣傳工作,積極參政議政,在許多方面不僅能提高人們對藥研事業關注的程度,同時能將藥研事業更完善更大程度的發展。所以我們要有一群人投身到藥研基礎教育中去,因為這項工作的社會效益是非常顯著的。”

20世紀80年代初,國家逐步完善了藥學科研機構,彭司勛帶領團隊全心投入其中。他一方面呼吁國家對藥研事業的關注,一方面宣傳藥研事業的重要性和我國藥研事業的成果。

科技特色是九三學社的鮮明旗幟,彭司勛非常注重黨派的界別特色。1995年,在與江蘇省科委的座談會上,時任九三學社江蘇省委主委的彭司勛說:“黨派工作是以參政議政為主的,如果不了解科技情況,不清楚科技政策,不明了科技發展前景,參政就參不到點上,黨派的作用也不能充分發揮。”

彭司勛對九三學社社務活動非常熱心。2009年,已經90歲高齡的彭司勛應邀參加九三學社江蘇省委的重陽節慶祝活動,并在慶祝會上即興賦詩一首:“歲歲重陽,今又重陽,九三學社放光芒。大家齊努力,再創新輝煌。”他還祝愿老社員健康長壽,祝愿九三學社事業再創輝煌。

一生熱愛祖國、熱愛人民的彭司勛院士已經離我們遠去。但是,他崇尚科學、立德樹人、興藥為民的精神永遠留在人民心中。

(作者單位:九三學社中央宣傳部。圖片由九三學社江蘇省委馬洪莉提供。文章轉載自《人民政協報》)

 

皇轩彩票可靠吗 11选5根本就是骗局 腾讯时时彩官方网站app下载 新时时数据收集软件 106平台彩票ios版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官网 双色球360走势大全 11选5中奖助手 500万胜负彩 下载极速飞艇 福彩15选5预测分析